全球華人直銷媒體第一品牌

《直銷公益》精彩內容

人生沒有如果,更無法重新來過 王勝得


分類 / 直銷公益
作者 / 趕路的雁全人關懷協會
期數 / 第294期

    人生沒有如果,更無法重新來過 王勝得


那一天,我已經到達了崩潰的臨界點。明知道警察沒多久就會抵達飯店,我還是選擇留在飯店房間裡,獨自等待警方的逮捕。或者,形容得更貼切一點。當時我在等待的,是某種形式上的外在救贖。

 

高中開始混黑道以來,傷天害理的事情做多了,內在的良心譴責也越來越大。想脫離黑道生活,卻因為已經陷得太深,不知道該逃到哪裡去。後來,索性從毒品中尋求暫時的解脫,被捕的那一天,就是因為被警方查獲身上持有毒品。

 

那次被捕入獄,關一年多我就被放出來了。姊姊把我帶到台北跟她一起住,又在她的公司上班。起初一切平順,後來同事得知我的過去,一個個排擠我,挫折引發內心的癮頭,沒多久之後,我又再度因為吸毒而入獄。

 

第二次出獄,換成母親來接我。為了讓我回歸正常生活,她老人家不惜花大錢幫我買車、買房,而我也很快就找到一份新工作,業績也做得很不錯。然而一樣,我又因為被同事發現身上的刺青,遭受排擠,心情沮喪情況下又陷入毒品當中。

 

20年的歲月當中,我數度進出監獄。每一次出獄,家人都期待我能改過自新,結果卻往往以失望收場。就連一向疼愛我的姊姊,也曾經痛心到叫我乾脆燒炭自燒算了,至少可以減輕家人的煎熬。

 

我當然知道那是氣話,也可以理解姊姊當時的絕望,因為別說她了,我也早就對自己感到絕望。尤其是當我最後一次出獄,在監獄門口遍尋不著父親身影的時候,整個人真的是絕望到了谷底。

 

出獄那天我打電話給姊姊,急著問,「爸爸呢?他說等我出獄後要一起生活,他人呢?」姊姊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,只頻頻交代,「你先坐車來找我。」

 

「妳先告訴我,爸爸呢?我們已經約定好了,所以我要先去找他。」我的心裡開始急了,非逼問出一個答案不可。

 

電話中,沉默了兩分鐘,姊姊才緩緩地告訴我說,「阿得,爸爸已經到天上去了。」

我忘了那天是怎麼跟姊姊碰上面的。只記得後來,姊姊說要帶我去淡水山上喝咖啡,算是慶祝我出獄,我也就這麼傻傻地跟去了──後來才發現,這其實是我這輩子做過最聰明的選擇。

 

沒有父親陪伴的日子,我在「趕路的雁」安頓了下來,很快,我就發現自己真心喜歡這裡。不同於以往的職場環境,這裡沒有人會因為我的過去而刻意排擠,也不會有人嘲笑我或看不起我。

 

弟兄們雖然以前都當過「兄弟」,在這裡的相處方式卻很不同。以往在道上發生衝突時,都是比誰手段狠、比誰先掏槍,在這裡比的卻是誰先道歉、誰先為對方代禱,因為我們各自都要對上帝負責。

 

這裡講的「義氣」也跟過去道上完全不同。以前是有利同享、有難大家都先落跑,在這裡卻是有人會挺你,留下來陪你一起度過難關。

 

從前過著居無定所的生活,加上前科累累,我從來沒有奢望過可以成家。直到有一年到中國大陸進行短期宣教,結識現在的妻子金花,我才得以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庭。

 

牧師和師母很照顧金花,知道她從中國大陸嫁過來,人生地不熟,一直把她當成自己的女兒看待。後來因為第一個孩子出生,金花需要親生父母的支持,我就陪她跟孩子回中國大陸住了3年。這3年中間,牧師和師母不僅跟我們保持連繫,還會在經濟上支持我們,讓我們不致缺乏。於是,在生了第二個孩子之後,我們又回到「趕路的雁」生活。

 

這樣的安定,正是我想要的生活。我在這裡從生活輔導主任做起,一路當到了餐廳店長,過程中我深刻體會到,當我們專注在想該想的事、做該做的事,就不會去想不該想的事、做不該做的事。

 

每個人被神創造來到這個世界上,都有一個目的。以往我不懂,才會姿意揮霍青春歲月,但現在我清楚了自身的使命和價值,便決定要在有限的生命裡,活得沒有遺憾。

 

一篇文章可以有假設題,幫助讀者省思和模擬,然而現實的人生當中,卻沒有如果,因為錯過的就錯過了,永遠都不會再重來。道理正如同我對父親的無盡思念,以及來不及道別的遺憾,如今也只能放在心中──直到日後在天堂相會,再實現我們父子倆的重要約定。

 

*「此文引用自《為愛飛行》一書」

感謝您閱讀直銷世紀數位版內容


標籤:      

最新發布內容

新書快訊

熱門頻道





聯絡我們

傳智國際台北總公司
地址:台北市中正區博愛路9號4樓
電話:886-2-2368-4498
傳真:886-2-2718-8883
Email:group@brainet.com.tw

直銷世紀LINE@

申請粉絲平台


點擊或掃描QRcode即刻申請